當前位置: 首頁 > 視點訪談 >

【2011年第2期】翻譯師資培訓:翻譯教學成功的關鍵

來源:《中國翻譯》   發布時間:2016-01-13

翻譯是一種社會活動,是與社會的發展息息相關的。中國翻譯事業的發展,實際上就是中國改革開放30年的一個縮影。對翻譯的巨大需求,使得許多翻譯院系應運而生,翻譯教學因此也得到空前的重視。近年來,不僅設立了MTI專業翻譯碩士學位,本科翻譯系或翻譯專業也雨后春筍般地紛紛成立,形成本碩兩個層次共同培養翻譯的情況。但是,像任何其他事物一樣,大發展必然會產生一定的盲目性,有些方面的條件勢必跟不上發展,翻譯師資就是一個突出的問題。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翻譯師資無非有兩個主要的來源,一是聘用有實務經驗的職業翻譯人員從教,二是原來從事外語教學的教師改行教翻譯。前者多見于研究生層次的專業翻譯教學,后者則多見于本科翻譯教學,在口譯教學方面,這種現象尤其突出。出現這種情況的主要原因是,僅從大學本科開設翻譯課和建立翻譯專業的學校數量上來看,對本科翻譯師資的需求量遠遠大于研究生層次的翻譯教學。全部聘用有實務經驗的職業翻譯人員任教是不現實,也是不可能的。在相當一段時間內,大學本科翻譯師資的主要來源將仍然是外語教師。但是相當多的教師本身沒有翻譯的經驗。Daniel Gile2005)曾經對無翻譯經驗的外語教師從事翻譯教學的情況作過一個分析,指出了其中的缺憾:一是這些教師沒有翻譯職場經驗,因此無法給學生提供專業和職業性的指導;二是這些教師對翻譯的認識還僅僅停留在語言方面,常常把翻譯看成是一種單純的語言轉換,而不是社會交際活動,因此對翻譯質量的評估往往著眼于兩種語言的對等和對應,而不考慮到具體交際狀況下偏離語言準則的可能性和必要性,這種翻譯教學很可能對學生產生一定程度的誤導;三是這些教師對翻譯的認知過程不太了解,因此對學生學習中出現的問題不一定能夠作出切中要害的指導。


    這種情況可以說是典型的教學翻譯(school translation)。關于教學翻譯和翻譯教學的區別,過去也有過一些討論。在教學翻譯中,翻譯是外語教學的附庸、教學的手段而非教學的目的。把翻譯作為外語教學的工具時,我們說某個外文詞與某個中文詞詞義對等,這有助于學生加深對這個外文詞的理解,但假如讓學生誤以為這就叫翻譯,那是非常有害的,會影響人們對翻譯的正確認識(穆雷,1999)。翻譯專業與其他學科有一定差別,教師如果沒有任何實踐經驗,往往會按照傳統的教學翻譯方法,讓學生逐句翻譯,以語法正確為原則,或者只是訓練學生的外語口語表達能力。另外,教師如果沒有對口譯的基本了解和研究,只能停留在經驗論階段,對學生實踐的指導會受到很大的限制(劉和平,2008)。大學本科是學生學習翻譯的初級階段,如果按照這種方式進行教學,學生將形成一些先入為主的印象,養成一些將來難以改正的不正確的語言習慣和翻譯方法。


   當 然,由于國內翻譯市場的需求巨大,許多教師現在也開始多多少少從事一些翻譯實踐工作,只不過可能達不到職業翻譯的高度。翻譯教師本身有翻譯經驗或者聘用職業譯員從事翻譯教學固然非常重要,但并不意味著翻譯教學中的問題就迎刃而解。維也納大學教授Pchhacker曾經于1995/96年對該校翻譯系11種語言的同聲傳譯教學進行過一次問卷調查①,參加調查的既有教師,也有學生。調查結果表明,雖然任課教師絕大多數是職業譯員,但是在教學方法上,也是五花八門,各行其是。當然,因為這些教師大多有翻譯實踐經驗,雖然采取的教學方法不一致,但至少在教學內容上相差不大,教學質量有一定的保證。但是如果教師本身沒有相當的實踐經驗,又沒有規范的教學方法,教學效果和質量可想而知。

       翻譯師資培訓,特別是口譯師資培訓在世界其他地方越來越引起重視。國際會議口譯工作者協會(AIIC)近年來一直不定期地舉辦口譯師資培訓,主要是為有意從事口譯教學的AIIC會員提供教學法的訓練。美國蒙特雷國際研究學院高級翻譯學院在美國國內舉辦各種語言混合的口筆譯師資培訓,在中國、中國臺灣地區、日本和韓國也舉辦了針對具體語言的師資培訓。日內瓦大學翻譯學院還開設了口譯教學碩士課程②,為有專業口譯經驗的譯員提供口譯教學訓練。國內對翻譯師資的培訓近年來也非常重視。中國譯協于20042006年兩次舉行全國暑期翻譯師資培訓,有關高校也舉辦了分別針對職業翻譯教學和本科翻譯教學的的培訓。對翻譯師資培訓的必要性已經形成了共識。

    本科翻譯教學是翻譯教學和翻譯學科建設的一個重要部分,本科翻譯教學的成功,關鍵在于教師。本科翻譯教學實際上是翻譯的啟蒙和基礎的階段,因此,教學法對本科翻譯教學的重要性甚至超過了研究生層次的翻譯教學。如何對本科翻譯師資進行培訓,便成為一個現實并且非常重要的問題。本科翻譯師資培訓與MTI師資培訓相比有兩大挑戰:一是本科翻譯師資需求量大,二是現有本科翻譯師資知識結構差別較大。可喜的是,中國譯協利用其作為全國性專業翻譯組織的地位和優勢,調動國內外各種資源,組織發起了專門針對本科翻譯師資的全國翻譯師資培訓證書課程。這一課程與MTI指導委員會正在推動的MTI師資培訓一起,將形成兩套相輔相成又各有側重的師資培訓體系。由專業組織牽頭組織師資培訓有其難以替代的優勢:既不失其權威性,又能優化調動和使用資源。培訓體系采用統一的教學大綱,具體的實施采用模塊的方式,既能夠保證培訓的系統性、連續性和專業性,避免課程重復,浪費資源與精力,又能使各個有比較優勢的高校通過負責模塊的教學在統一的體系中發揮其教學優勢。

     專門針對本科的翻譯師資培訓證書課程是本科翻譯師資培訓系統化和專業化的一個有益嘗試。本人有幸參與了課程的設計,希望就課程的設計理念作一點說明。首先應該指出的是,課程的目的并不是單純地傳授知識,而是通過課堂教學和討論,探討翻譯教學的過程,力求建立可以接受的大學本科翻譯教學規范。課程的設計充分考慮到目前本科翻譯教師的知識結構、經歷以及語言能力,考慮到本科翻譯教學作為翻譯教學的初級階段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因此,課程設計中提出兩個重要的理念:

1.建立以過程為基礎的翻譯教學規范


    鑒于目前本科翻譯教師的知識結構、經歷以及語言能力差別較大,有必要建立以過程為基礎的翻譯教學。以過程為基礎的活動(process-based)是各個領域采用比較多的一種組織方式,即著重于活動的過程,以過程及過程中的具體步驟和程序保證目標的實現。這一方法用于翻譯教學,實際上就是以過程體現一套教學規范。過程就是要經歷的事情,是不可跳躍或規避的。就如民主選舉一樣,無論最后選舉的結果如何,選舉的過程是要有的,而且有嚴格的程序。過程為實現目標提供保證,也是實現目標的手段。過程能夠保證教學的全面性,該做的都得做,不能漏掉。過程能夠保證教學的系統性,先做什么,后做什么,循序漸進。當然,更為重要的是,通過過程能夠提出一套標準和規范,翻譯教師要成功地完成翻譯教學過程,必須遵循這套標準和規范。Gile(1995)曾經提出過以過程為主的教學(process-oriented teaching)這個概念,但只是對具體的課堂教學做了論述,例如在翻譯教學中,要注重翻譯本身的過程,而不是只看學生翻譯的結果。具體說,就是不能簡單地給學生發篇作業,然后就事論事地評論哪里對了,哪里錯了。而應該事先給學生講述翻譯的原則和具體的方法。進行評估時,不是單純地評論詞匯與結構的選擇對錯,而應該評論做出這些選擇的過程。我們提出的以過程為基礎的教學(process-based teaching),包括的內容則更多一些,實際上涵蓋兩個層面的過程:在微觀的層面上,也就是具體到某一課程的教學,許多方面與Gile提出的概念應該是一致的,但還包括更多更具體的內容,其中不少是涉及到教學方法的問題,例如具體課程的設計、教案的編寫、課堂活動的安排、圍繞翻譯技能設計安排教學、教學資料的選擇、資料的難度的掌握、翻譯質量的評估、各種類型翻譯的具體教學手段等。從宏觀上講,就是把翻譯教學體系看作一個大過程,從培養目標開始,如何根據學生的實際能力和師資條件,制定切合實際的培養目標,避免盲目性。培養目標又會影響到教學大綱的設計:作為外語教學的一部分,翻譯課如何設置,作為本科翻譯系,課程如何設置,根據學生的能力以及培養目標,哪些課應該開,哪些課不應開。通過翻譯教學過程而建立起的翻譯教學規范對翻譯教師也提出了專業要求:翻譯教師既要實施教學,又需不斷學習,力求提高本身的素質。對翻譯教學管理人員(系主任或院長)來說,也需要了解翻譯的基本概念和原則,熟悉翻譯的認知過程,掌握翻譯市場的發展和動態,明確本科翻譯教學的培養目標,這樣才能適當地制定教學大綱,設置課程。

2.建立操作性較強的翻譯教學規范

    翻譯教學既是一個體系,也是一個過程。將體系加以實施,就成為過程,因此,翻譯教學作為一個過程應該有極強的可操作性。大學本科翻譯師資培訓證書課程的目的之一就是從翻譯實踐到理論研究,都實現相當程度的可操作性。證書課程口筆譯各分三個模塊(Module)。模塊一是翻譯實踐,為尚無翻譯實踐經驗的外語或翻譯教師提供一個機會,了解和學習翻譯的基本概念、原則、技巧與策略,對翻譯增加一些感性的認識。即使是原來有些翻譯經驗,也可以通過這個機會了解真正的職業翻譯的標準和要求,了解職業翻譯與教學翻譯(即作為外語教學一部分的翻譯課)之間的區別。模塊二是翻譯教學法,這一模塊有兩項重要內容:一是討論以過程為基礎的翻譯教學這一理念,提出翻譯教學過程中具體程序,如何通過過程和過程中的具體程序保證翻譯教學的規范性、系統性和專業性;另一方面是具體課型的教學內容和方法,如何將翻譯中一些重要的理論、原則和理念以及翻譯認知過程中的重要環節通過可以操作的教學方法傳授給學生,使之成為學生能夠掌握的技能,而不只是書本知識。例如翻譯訓練初級階段的一個重要環節是培養學生的翻譯思維方法,培養突破語言表層結構,抓住深層意思的能力。這種能力如何培養,采用什么方法,通過培訓將提出一套實用而有效的方法。翻譯的原則不能籠統地說說而已,而是應該配有一套較為系統較為科學的方法和訓練,否則原則恐怕永遠是原則,而難以付諸實踐(鮑川運,2004)。模塊三是翻譯理論研究。這是另外一個頗具特色的部分。傳統的理論教學通常是講座式的,教師臺上講,學生臺下做筆記。模塊三的教學將努力使理論教學增加可操作性,加強理論與實踐的聯系,使翻譯理論和原則能夠與具體的教學方法和手段掛鉤,有具體的實施方法。特別是理論研究方法和翻譯研究論文寫作部分,不僅探討翻譯理論研究的領域和范圍,甚至還可以提出具體的課題,介紹與討論具體的研究方法,包括論文寫作的規范,大到論文的立意和角度,小到文獻的使用和寫作的體例等,目的是幫助學員開辟學術研究的思路,規范學術研究的方法,希望通過課程的教學,培養出一批既有學識又有動手能力的翻譯研究學者。

    總之,大學本科翻譯師資培訓應有兩個方面:基本概念知識和教學方法,既考慮到教學的內容,又考慮到教學的方法。翻譯的需求日益增加,翻譯的培養備受重視,但是長期以來,翻譯教學似乎還沒得到應有的注意。從參與翻譯教學的人數上來說,中國恐怕是“世界之最”了,然而,由于種種原因,我們的教學理論、教學方法和教學效果并不是最好的(穆雷,1999)。在我們批評“只要會外語就能做翻譯”這種說法的同時,是不是也應該想一想,只要會教外語,是不是就能教翻譯,甚至是不是只要會做翻譯,就能教翻譯?現在迫切的任務是幫助許多從事翻譯教學但又沒有翻譯實踐經驗或對翻譯了解不多的教師學習和掌握翻譯教學的內容和教學方法,但同時也不能忽視的是,有翻譯經驗但無教學經驗的教師,也不一定能夠完全勝任教學。憑著自己的經驗,各行其是地組織教學,雖然掌握了教學內容,但沒有方法,則不能因材施教,達到應有的效果。大學本科是學習翻譯的啟蒙階段,如何以正確的方法將學生引入門,對學生將來的發展至關重要,否則就會造成持久而難以糾正的錯誤方法和習慣。翻譯事業發展到今天這種程度,是應該也能夠解決翻譯培訓中的誤區的時候了。建立翻譯教學的規范,使從事翻譯的教師對翻譯的認知過程、翻譯的技能以及翻譯訓練的方法有正確的認識和掌握,使翻譯教學做到系統性、專業性,將能對翻譯學科的建設和翻譯事業的長期發展做出重要的貢獻。

 

(作者:鮑川運)

點擊:
返回頁首 返回上一頁
手机博彩在线官方平台-手机版博彩娱乐平台-十大博彩公司app排名_翻译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