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數字圖書館 > 譯史長廊 >

陳望道翻譯《共產黨宣言》的前前后后——專訪陳望道之子陳振新

來源:新華網   發布時間:2016-01-12

 

1920年春,在浙江義烏分水塘村的一間柴房里,在忽明忽暗的油燈下,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的《共產黨宣言》誕生了首個中文全譯本。作為中國共產黨歷史上最重要的“紅色經典”之一,這本僅萬余字的小冊子影響了幾代共產黨人。譯者陳望道的名字,也永遠留在了中共90年的歷史長卷中。  
日前,陳望道之子陳振新在上海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講述其父翻譯《共產黨宣言》的前前后后以及對后代的言傳身教。
 
紅色宣言”山村譯出
“我父親的話很少。母親曾對我說,父親的性格像個‘熱水瓶’,外面摸上去是冷的,不熟悉他的人覺得他不茍言笑,好像老夫子,而實際上,他的內心無比炙熱。”陳振新在復旦大學附近的寓所中對記者說。
“低調”是父親留給陳振新最深刻的印象。無論是對于當年翻譯《共產黨宣言》,還是有關參與黨內工作的種種細節,陳望道在有生之年對后代幾乎是守口如瓶。
陳振新說,我對《共產黨宣言》中譯本來龍去脈的掌握,主要來自于自己成為陳望道研究會成員后,所參與的各種文獻研究和史料挖掘。
對陳望道的一生而言,1920年是一個重要坐標。這一年,29歲的他收到《民國日報》邵力子的來信,告訴他上海《星期評論》社的戴季陶請他翻譯《共產黨宣言》,對方還提供了該宣言的一個日文版和李大釗從北大圖書館借來的英文版。在隨后的日子里,陳望道把自己“關進”了義烏老家的柴房,廢寢忘食翻譯全文。
與喧囂的上海灘相比,義烏山村顯得冷清,但正是這種氛圍,令陳望道下筆如有神助。在如今已蹤影難覓的那間柴房中,還留下了他一邊翻譯一邊吃粽子、誤把墨汁當紅糖蘸進嘴里的一段佳話。
陳振新說,研究發現,翻譯重任落于父親陳望道身上,有幾個原因:首先這位譯者必須對馬克思主義學說有深入了解,二是對德文、英文、日文這三門外語至少有一門精通,第三則是要對漢語言文學有一定修養。
20世紀初葉,一批思想先進的中國青年先后旅日求學,陳望道正是其中之一,留學期間他已經接觸到了馬克思主義學說,且他的日語和漢語功底都很深厚。據此,邵力子推薦了陳望道。
“今天看來,《共產黨宣言》中文全譯本的誕生,與當年一批中國留日青年迅速吸收馬克思主義思想不無關聯。”陳振新說,當父親把譯稿送到上海后,李漢俊、陳獨秀等相繼進行了校譯,他們也都是曾經旅日的知識分子。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今天,在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陳列的《共產黨宣言》珍貴譯本上,我們依然能辨識出,最初陳望道將馬克思的名字翻譯為“馬格斯”。
1920年,《共產黨宣言》中文全譯本,在共產國際幫助下,于夏季在上海辣斐德路(今復興路)成裕里12號的又新印刷所印刷,從此開啟了這部“紅色經典”在中國土地上的廣泛傳播。
陳振新說,目前所發現的《共產黨宣言》中文全譯本,首印于1920年8月,當時印數共1000冊。由于疏漏,印刷排版時封面標題錯印成了“共黨產宣言”,目前這一版本存世極少。到這一年9月加印1000冊時,標題就更正了。
此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出于醞釀建黨的需要,這本《共產黨宣言》的印數激增。1920年秋,平民書社、上海出版社等也相繼開印,到1926年5月僅平民書社就已發行至第17版。陳振新說,此時宣言的封面與之前已大不相同。由于斗爭形勢趨于緊張,最初幾版封面上的馬克思頭像被移至內頁,并改為采用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半身像,譯者陳望道也使用了筆名“陳佛突”。
“可以說陳望道翻譯的《共產黨宣言》,堪稱是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國內傳播最廣的馬克思經典著作,對黨的成立和發展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所以稱之為‘思想上的準備’。”陳振新說。
陳望道和他的《共產黨宣言》直接影響了一批中共早期領導人。1920年下半年,就在陳望道攜宣言中譯本從義烏山村到上海落腳的同時,22歲的劉少奇、16歲的任弼時等相繼來到上海霞飛路新漁陽里的外國語學社學習。這里是培養青年共產主義者的一個基地,陳望道成了他們的老師之一。
直至1936年,在延安窯洞里,毛澤東告訴遠道而來的美國記者斯諾,“有三本書特別深地銘刻在我的心中,建立起我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其中一本便是“《共產黨宣言》,陳望道譯,這是用中文出版的第一本馬克思主義的書。”
陳振新說,一些后來的證據顯示,父親翻譯的這個版本,還隨中國留法勤工儉學學生流向海外,成為中國革命后繼者的精神給養。
言傳身教 潛移默化
在陳振新的記憶里,父親將一生都奉獻給了黨的事業,對后代的教育則一直采取一種開放的態度。平時父親話不多,但在關鍵時刻以勉勵為主,可謂“言傳身教,潛移默化”。
出生于1938年的陳振新,兒童時代都在義烏山村度過,直至1949年才到上海與父親團聚。“到1977年父親去世,我和他相處了28年。”陳振新說。
初到上海時,陳振新就讀于國權路的騰飛小學(復旦小學前身)。他回憶,當時自己還是一口義烏土話,且聽不懂上海話,再加上農村教育與城市教育差距較大,一到上海讀書很吃力,成績也不理想。
“有一次,父親看了我的成績報告單,話也沒說,就拿了支筆在成績手冊的家長意見欄里寫‘新從鄉間來,語言尚且生疏,稍久當有進步’,父親讓我把這個意見帶給老師。”
陳振新回憶:“我當時膽子很小,還以為父親會罵我。后來事實證明父親的這幾句話很有道理,這種鼓勵式教育對我后來的學業有很大的促進。”
直至陳振新成年,準備報考大學時,陳望道也沒有包辦,而是放手讓孩子自主決定。
“一般的父母,可能會以各種方式介入、干涉甚至主宰,但是我的父親完全不是這樣,我那時考大學,要填什么專業、考什么學校,父親對我說,‘問問你的老師,他對你情況比較了解,我沒關系的’。”
上世紀60年代,陳振新大學畢業到復旦任教。陳望道立刻找陳振新談話,大概的意思是“要好好工作,一般復旦教師做錯了可以原諒的事,你都不可為之”。作為校長之子,陳振新時刻牢記著這條父訓。
1977年,用手中之筆傳播共產主義火種的陳望道與世長辭。后來,復旦大學成立陳望道研究會,陳振新加入其中,以研究父親的方式,來緬懷父親。
在結束此次采訪時,陳振新感慨:“越研究下去,越覺得父親很了不起。父親的一生,一直是低調為人,現在才體會到低調是一種心態,更是一種境界。父親做事不懼艱難險阻,共產主義的信仰在他心中始終未變。”
(文 許曉青、夏清逸)
 
點擊:
返回頁首 返回上一頁
手机博彩在线官方平台-手机版博彩娱乐平台-十大博彩公司app排名_翻译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