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數字圖書館 > 翻譯論壇 >

魯迅文學翻譯獎得主韓瑞祥:德國對中國文學的接受有很大的局限性

來源:中國譯協網   發布時間:2016-01-12

2014年8月,4年一度的魯迅文學獎獲獎名單揭曉,由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韓瑞祥翻譯的《上海,遠在何方?》和其他3部作品榮獲文學翻譯獎。該獎項在上一屆空缺,因此,這4部作品堪稱中國文學翻譯界8年以來最優秀的作品。身為中國德語文學界的知名教授,韓瑞祥致力于向中國讀者介紹當代德國文學,并主持翻譯了一系列德語文學作品。近日,韓瑞祥就中德兩國文學作品翻譯以及傳播情況接受了中國網的采訪。

 

魯迅文學翻譯獎得主韓瑞祥 王冉攝


中國網:韓老師,祝賀您獲得魯迅文學翻譯獎,這一國內文學翻譯的最高獎項!獲獎作品《上海,遠在何方?》主要講了一個什么故事?您當初為什么翻譯這部小說呢?韓瑞祥:謝謝!小說《上海,遠在何方?》主要講了猶太人在二戰時期流亡上海的故事。在法西斯德國,希特勒以非常殘暴的方式迫害和屠殺猶太人,而遙遠的上海卻為猶太人提供了一個避難所。盡管東西方的文化差異很大,但18000德國和奧地利猶太人在這里活了下來,這也算是這段歷史的一個奇跡。雖然,上海在保護猶太人方面做出了這么大的貢獻,但這段歷史在中國卻鮮為人知。在國外,也是近些年才引起史學界的關注。我覺得,我們有必要了解這段歷史,了解德國作家是如何通過小說這種文學形式來再現這段歷史的,這或許會給我們帶來一些啟示。這本書的作者在寫作前醞釀了20多年,曾經到歐洲和以色列的博物館進行調研,收集了大量的史料,她兩次來到上海走訪歷史遺跡,獲得了彌足珍貴的第一手資料。這使得故事內容非常豐富。加之作者是詩人,語言非常優美。2008年,這本書在德國出版之后,獲得了很高的評價并獲得多個獎項,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再版了8次。我托一個朋友從德國帶回了這本書,讀后發現非常有意思。于是,我就決定翻譯這本書了。
中國網:您大約用了多長時間來翻譯這部小說?有什么難度嗎?
韓瑞祥: 從2012年7月到2013年6月期間,我大約用了10個月時間來翻譯。2013年9月,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這本書。翻譯的難度主要有兩方面:一是,虛構的情節和真實的史料不斷相互交織,形成了小說表現獨特的結構模式;二是,作者詩意的語言使得大量的隱喻和象征性的東西隱藏在字里行間,語言層面豐富,這都給理解和翻譯帶來一定的難度。翻譯過程中,我曾有機會和作者多次直接交流,這對于翻譯有很大幫助。國網:您翻譯的第一本書是什么?韓瑞祥:在學校里,我主要從事文學研究和教學,以前很少搞文學翻譯。1997年,我參加了一個在北京外國語大學舉辦的文學翻譯研討會,就當時國內對卡夫卡作品的復譯和爛譯問題發表了自己的批評,文章后刊登在《中國翻譯》上。當時,人民文學出版社恰好打算梳理一下國內的卡夫卡翻譯,準備推出卡夫卡小說全集。于是,我就組織了7、8個研究卡夫卡的學者,重新翻譯卡夫卡的全部小說,于2003年出版了《卡夫卡小說全集》。我在其中翻譯了卡夫卡的長篇小說《失蹤的人》和《審判》。以前我也翻譯過一些東西,但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做文學翻譯。
中國網:您主要翻譯過誰的作品?
韓瑞祥:這些年我主要翻譯了卡夫卡的小說、弗里德里希•迪倫馬特(Friedrich Dürrenmatt)的戲劇、阿圖爾•施尼茨勒(Arthur Schnitzler)的小說和戲劇、埃里希•凱斯特納(Erich Kästner)的小說、英格博格•巴赫曼(Ingeborg Bachmann)的雜文、彼得•漢德克(Peter Handke)的小說等。近幾年主持與德國外交部、柏林文學之家和人民文學出版社合作的“當代德國小說翻譯” 項目,翻譯出版了4部當代德語小說,其中包括獲獎作品《上海,遠在何方?》。
中國網:“當代德國小說翻譯”是怎樣一個項目?
韓瑞祥:“當代德國小說翻譯”是我們這個翻譯團隊與德國外交部、柏林文學之家和人民文學出版社一個長期合作項目,每5年一期。第一期從2010年到2014年,一共翻譯了10部小說,我翻譯了其中4本,分別是《卡爾騰堡》(2010)、《黑暗船》(2011)、《陽光下的日子》(2012)和《上海,遠在何方》(2013)。現在我們正在做弗爾克•布勞恩(Volker Braun)的文集,計劃明年出版。
中國網:弗爾克•布勞恩是怎樣一位作家?
韓瑞祥:他是一位東德作家,2000年獲得畢希納獎。他的詩歌非常好,作品也非常具有批判性,但是在當時東德的大環境下,他寫得非常隱晦。即使這樣,因為意識形態的問題,他的第一部小說的出版過程非常曲折,經歷了4年的激烈爭論。最終,這部小說于1983年同時在東德的Mitteldeutscher Verlag和西德的Suhrkamp Verlag出版,但也是做了一些修改的。我80年代在奧地利留學時讀過這本書,覺得很好。去年,“德中文學論壇”之際,這位作家來到中國,柏林文學之家想要推介他的作品,我們就立刻達成一致了。
中國網:您是選擇翻譯德語文學作品的標準是什么?會不會迎合中國讀者?
韓瑞祥:對于中國讀者的喜好,我相對考慮的比較少。我更多關注的是當代德語文學的動態,包括幾大德語文學獎項的走向,還有德國朋友的推薦。實際上,中國人和德國人對文學的感知和欣賞存在不少差異,嚴肅的德語文學在中國的接受情況確實不太好。但我認為,作為中國的德語文學研究者,主要任務就是向中國讀者介紹當代德語文學的現狀,讓他們了解當代德語文學在關注什么,這也算是為中國讀者做了一些事情。
中國網:現在我國德語文學的翻譯情況怎樣?主要有哪些人從事德語文學翻譯?
韓瑞祥:文學翻譯是個吃力不討好的活兒,收入和付出不成正比。因為生存壓力,幾乎很少有人專門從事文學翻譯。我曾經做過一些調研,大學里教翻譯的老師很少有做文學翻譯的,大部分是口譯。現在主要是研究德語文學的高校老師憑興趣做一些翻譯工作。在我主持的“當代德國小說翻譯”項目中,參與者大都是高校德語老師,他們有穩定的工作和收入,對文學和翻譯感興趣,并且對德語的理解能力和中文的駕馭能力都比較好。
中國網:中德之間關于文學翻譯的探討多嗎?給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活動?
韓瑞祥:關于中德文學交流的研討會還是挺多的,但主要都是德國出資舉辦的。而在文學翻譯方面,給我感受最深的是去年12月份在大理舉辦的“中德文學翻譯作坊”。在4天的時間里,6個中國譯者和6個德國譯者就各自翻譯的具體文本展開了十分有益的對話和討論。當然在翻譯理念方面,雙方存在著一定分歧。但在實際操作中,德國人的翻譯作風還是非常嚴謹的,也值得我們學習。
中國網:您剛才提到柏林文學之家,這是一個怎樣的機構?
韓瑞祥:像柏林文學之家這樣的文學機構,幾乎在每個德國的大城市里都有。他們是一種文學運營機構,有贊助單位,比如德國外交部、一些基金會、有關企業等。它們通過舉辦朗誦會、論壇、對話等文學活動,為年輕作家提供發展的可能性,也將他們的作品推向市場。德國很多作家就是在文學之家的幫助下成長起來的,比如《卡爾騰堡》和《陽光下的日子》的作者。相關基金會向他們提供工作獎學金,他們可以在柏林文學之家專心創作,還會得到文學大師和批評家的指點,也通過朗誦會等活動和讀者交流。他們都認為,柏林文學之家的經歷對他們的創作有很大的幫助。相比之下,中國還沒有這樣的機構,年輕的作家只能像無頭蒼蠅一樣亂撞。此外,柏林文學之家也為翻譯提供獎學金。比如,我在翻譯《卡爾騰堡》的時候,就獲得了博世基金會的工作獎學金,不僅有機會和作者直接交流,還實地參觀了作品故事的發生地點。這對我的幫助是非常大的。除了文學之家之外,德國有很多官方、半官方以及民間的機構致力于促進德國文學的發展和傳播。在向國外推廣德國文化方面,德國的渠道是非常多的,力度也是非常大的。我們熟知的歌德學院就是其中之一。現在,我和同濟大學的德國外教,漢學家Marc Hermann一起主持的“翻譯作坊”就是歌德學院為其資助的翻譯項目開辦的。
中國網:目前,中國文學在德國的接受情況怎樣?
韓瑞祥:相比中國對德國文學的開放態度,德國對中國文學的接受還存在較大的偏見和局限性。2010年,我應邀參加了由德國外交部在柏林舉辦的“德中文學論壇”。我和浙大的范捷平教授代表中方與德方4個文學批評家、學者和漢學家進行了對話。當時,雙方的爭論非常激烈,給我的感觸也很深。我們覺得,因為有《紅高粱》和《活著》等譯本在德國的流傳,在德國人眼里,只有莫言和余華是中國當代最偉大的作家,他們甚至把一些不入流的中國作家與之相提并論。對此,我們進行了嚴厲的反駁。因為德國很多讀者始終把中國當代文學中所表現的最原始、最愚昧、最殘酷的東西看成中國形象的根本。德國人對中國的理解依然沒有超越政治分歧和意識形態,也沒有放棄他們固有的歐洲中心主義,因此,他們對中國當代文學的了解是比較片面的。中國網:目前,政府大力推行中國文化“走出去”,您認為中國文化的海外推廣有哪些問題?韓瑞祥:政府對中國文化“走出去”的支持力度非常大,項目和撥款都不少,但目前主要的問題是缺少具體實施這個戰略計劃的人才。我覺得,有些事情單靠我們自己也是難以實現的。比如說,我一直想把賈平凹的作品介紹到德國去,但是在德國卻找不到合適的合作對象,因為中國的文學作品要介紹到國外去,沒有外國人的參與幾乎是不可能的,尤其像賈平凹這樣的作家。賈平凹的作品地方特色明顯,很多陜西方言而且鄉土氣息濃厚。幾乎所有的故事都發生在這個環境里面,但是作品的張力卻很大,完全超越了地域的界限。他的這種特點在中國是優勢,但是在海外傳播過程中卻是很大的弱點,因為對譯者的要求非常之高。陳忠實的《白鹿原》也有相同的問題。中國文化要走出去,在立足人才培養的基礎上,必須尋求持續的國際合作。
人物介紹:韓瑞祥,陜西禮泉人,博士,北京外國語大學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教育部跨世紀優秀人才,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中國德語文學研究會副會長。1975年畢業于西安外國語學院德語專業,留校任教。后來分別在北京外國語學院和奧地利薩爾茨堡大學獲得碩士(1982年)和博士學位(1987年)。1997年從北京外國語大學博士后流動站出站后留校工作。主要從事德語文學教學和研究,研究重點是現當代奧地利文學。先后出版專著3部,發表論文40余篇(其中5篇被中國人民大學書報資料中心《外國文學研究》全文收錄),文學名著譯作14部(《雪地三游客》、《迪倫馬特喜劇選》、《失蹤的人》、《審判》、《當叔本華滑倒的時候……》、《卡爾騰堡》、《黑暗船》、《施尼茨勒讀本》、《陽光下的日子》、《上海,遠在何方?》、《去往第九王國》等),并主編文學名著叢書4套(《卡夫卡小說全集》、《巴赫曼文集》、《漢德克文集》和《施尼茨勒文集》)。承擔并完成了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子項目“20世紀奧地利文學史”,主持和完成了國家社科基金項目“維也納現代派”。專著《20世紀奧地利瑞士文學史》獲得第三屆中國社會科學院優秀科研成果三等獎(2000年)。譯著《上海,遠在何方?》獲得第六屆魯迅文學獎文學翻譯獎。目前承擔著2個項目(其中與奧地利教育部合作研究項目1項,與德國外交部和柏林文學之家合作文學翻譯項目1項)。
(轉載自中國網)

點擊:
返回頁首 返回上一頁
手机博彩在线官方平台-手机版博彩娱乐平台-十大博彩公司app排名_翻译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