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數字圖書館 > 翻譯論壇 >

“罵吾者乃吾師”:北京外交人員服務局局刊翻譯花絮

來源:中國譯協網   發布時間:2016-01-12

      前幾年,為推介外交人員服務局已故老一輩翻譯家李念培老師的《中國諺語英譯》一書,我曾多方收集并翻譯諺語名言進行比較學習,見過“罵吾者乃吾師”的古訓(可否譯為Those who criticize me are my teachers?), 但當時僅從字面上理解和翻譯,談不上有多深的體會。
     去年5月,翻譯局刊《外交e家》(原名《悅讀BDS》)第6期,有一篇文章是介紹建外外交公寓的,題為《乘風破浪,憑欄抒懷》,令我頗費躊躇。難就難在這大標題的翻譯上,“乘風破浪,憑欄抒懷”是文學語言,抒情格調,如何把它譯得地道、簡潔,還得貼切和到位,用于外交服務的語境中,這對于任何一位譯者都是挑戰。
       建外外交公寓屬于第一使館區,位于長安街沿線,建國門立交橋東北角,是北京最著名的地標之一。1974年開工的建外外交公寓二期工程更是開創了北京高層高檔住宅建筑的先河。至今,公寓頂層的陽臺都是各國媒體報道中國消息的絕佳取景地。然而,隨著我國經濟和城建的高速發展,老外交公寓也面臨巨大挑戰。可喜的是,我們外交服務人與時俱進、開拓進取,在加強各項軟件開發的同時,也不放松硬件建設。僅建外而言,我們不僅對建外公寓等老樓大修改造,令其面貌煥然一新,而且興建了建外媒體中心,集現代化的會議廳、會所、辦公樓和住宅樓于一大建筑群,為長安街又添了一顆耀眼的明珠。
       在認真閱讀全文并充分理解文章精髓的前提下,我對標題草擬了三套譯文:1. Once a Pace-setter, Always an Innovator — An Account of Jianwai DRC(注:DRC為“外交公寓”英文Diplomatic Residence Compound的字頭縮);2. Marching Forward with the Times — An Account of Jianwai DRC;3. Riding the Waves Forward — the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about Jianwai DRC。說句心底里的話,三譯文中我最中意的當屬第一選項,因為“曾為標桿,永遠創新”不僅能全面客觀反映文章對建外公寓的歷史、現狀的介紹和前景的展望,反映外服局廣大干部職工的精神風貌,而且英譯文還用上了Once…, Always…的習語結構, innovator與pace-setter又押尾韻、朗朗上口;第二選項雖沒有什么特色,但最穩妥,因為“與時俱進”對任何單位和事業都適用,加上原文本來就有副標題“記建外外交公寓”,這樣文章要表達什么,讀者應該是一看就能明白;第三選項的英文大標題是抄的《綜合漢英習語詞典》的“乘風破浪”詞條英譯,但這詞太“虛”,僅憑它,讀者根本看不出你想說什么,于是我“以實補虛”,把原文的副標題作了變通,改為英文的“建外外交公寓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為保險起見,我把這三譯文發給了局機關局刊編輯部和北京外交人員語言文化中心胡凝老師(她曾是外交部翻譯室的高翻,調來我局后多次默默無聞地幫我糾錯校稿)征求意見,同時我向一位曾在旅游總局、外服局和部翻譯室等專業崗位工作過的北外老同學電話求教。局刊編輯部的回復是傾向于第二,即“與時俱進”方案;胡高翻對我的譯文沒有表示異議;唯有那對我最知根知底的老同窗在電話里毫不客氣,一聽完我對原文和譯文的簡介就用英語爆了粗口:“Bullshit!”(扯淡)。他說,形容建筑物用什么“乘風破浪”!用tower, stand還差不多。他對我那“轉換”譯法,把原標題弄成了“與時俱進”也頗不以為然,這老兄越說越激動,進而針砭時弊,對一些官話、套話、空話、大話,對一些“新陳詞濫調”,好一通批判。
      老同學罵得越是高潮迭起,我也越是感到痛快淋漓。尤其他那粗話好似一盆涼水,把我澆醒。原以為,他至少對我的第一方案不會說什么不好,也沒準能贊賞兩句。沒想到,他仍是不屑一評。但我深知,他是一個很真誠的人,是一個對翻譯業務孜孜以求、精益求精的人。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從不當面夸我,但在背后卻說我的好話,此等諍友鐵哥們的“罵”,更有價值、更值得自己深思。
      坦率說,他的意見不是一點片面之處也沒有。他雖然二十好幾年前在那建外公寓上過班,在一挪威記者處那里當了幾年中文秘書,但他對外服局的了解畢竟沒有我的深。那“乘風破浪”的標題乍看起來是在記述外交公寓,但實則描繪外交服務事業和人。前些年,“壟斷”地位剛剛打破時,我局受到巨大壓力和沖擊,僅外交公寓就在一段時期內空置率相當高,可各項成本開支卻不斷攀升,我們是施行企業管理的自收自支的國家事業單位哦,難道我們經受的風浪還小嗎?難道我們不是在“乘風破浪、奮勇前進”嗎?難道在取得階段性成果后不可以“憑欄抒懷”并豪情滿懷嗎?
      但無論老同學的批評是否完全準確,我都不應去摳字眼、挑態度而求全責備,人家的批評是為了我自己的進步,也是出于對翻譯專業技術的執著和嚴求,也有很強的家國情懷。總之,是出于“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也是看得起你、關愛你,才愿意并敢于對你毫無顧忌、開誠布公。做學問就得講實事求是,就得重視批評意見,就得敢于自我否定;做翻譯就得講忠實準確、比較反復才能推敲出精品來。我越這么想,就越是感謝老同學的“罵”。罵得好!不挨這一罵,還覺得自己的譯文過得去甚至是蠻不錯,但經此一罵,自己靈魂深處的那點“坐井觀天”甚至“自鳴得意”都給罵跑了,而代之以一份清醒和一絲靈感。
      老同學說得對,我們作翻譯的也得善巧方便,干嘛非得拘泥于原文的“風”、“浪”二字?我又想起了前兩年,這老友與我深入探討翻譯問題時的一次談話,他的真知灼見令我永生難忘。一是他認為學、用英文最大的難點不在詞匯而在搭配;二是他提出對于中譯英,千萬不能事事都按原文一字不動的死硬翻譯,而要抓要害、抓實質。他當時還用英語說了一句Take it as it is。我理解,這就是翻譯的“平實法”,即“原文的實質是什么就翻譯成什么”,先把原文吃透,不管它外包裝如何花哨或者玩深沉,我們譯者都要首先弄清它究竟想要表達什么,然后才能忠實準確地去表達什么,當然在此前提下用的語言是愈地道、愈簡潔愈好。
      順此思路,我回過頭再琢磨《乘風破浪,憑欄抒懷—記建外外交公寓》的英譯,有了:Time-honored Landmark with a New Look—An Account of Jianwai DRC。 若把它倒譯成中文,就是《老地標,新面貌—記建外外交公寓》,它雖然沒有pace-setter和innovator的所謂第一方案那樣比喻夸張和深沉雋永,但不是更加直觀貼切和更平實、更“接地氣”嗎?
     令人欣慰的是,不僅局刊在英文版里采納了我被罵出來的這新譯文,而且在中文版里,也作了相應調整。期刊封面上,《乘風破浪 憑欄抒懷》八個大字沒變,但目錄和正文內,此篇大標題改成了《新建外,憑欄遠眺》。這一靈變和改進、這一譯文“倒逼”原文是否也要歸功于我那老同窗的一罵呢?

     作者: 龔乃緒,北京外交人員服務局局刊翻譯
(2015.8.1初稿,25日終稿修訂)

點擊:
返回頁首 返回上一頁
手机博彩在线官方平台-手机版博彩娱乐平台-十大博彩公司app排名_翻译协会